-汤姆叔叔-

是个破写字的

河流开口跟他讲话,喉咙间是翻滚的鱼虾,它打了几个水嗝,世界重新归于寂静。

就好像它讲完之后,步履蹒跚的流浪汉就能弥补完这一生的遗憾。


你好。

叫苏辞的,特别喜欢别人喊我辞辞。
懒,是个文手,擅长脑内完结脑洞。
爬坑D5了目前,雷点cp裘前裘。我真的,特别讨厌裘前裘。也不大喜欢裘→杰→佣这种三角向。
其他cp都能接受,是个过激裘吹。
我爱人生。

【亮良】双向暗恋。

#脑洞,短小。#
#微量现代paro#
#可能是双向暗恋??#
#突然的脑洞#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这是中国的4月1日,几近黎明。

张良其实并没有掐着时间发消息,他斟酌了很久,久到从31日晚上八点开始,手指就一直在手机屏上乱敲。
他一边小心翼翼的不碰到发送键一边啪嗒啪嗒的敲出一堆乱码,然后再一点点删掉。消息在输入框里待了几个小时,迟迟没有发出去。
张良后来觉得还是这个时间告白好,毕竟诸葛亮目前在美国留学,时差有整整一天,被拒绝了也可以有借口。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这是美国的3月31日,正值黄昏。

诸葛亮的回复有六分钟延迟。并不是他没看见消息,他给张良的特别提示音,是大学那会儿偷偷录下的张良念的一句台词。
诸葛亮第一反应是看了看日期,却发现今天并不是愚人节。三分钟之后,他又考虑到张良那儿的时间,又再次犹豫了三分钟,最终也还是腆着脸诉说了深埋心底的情意。

张良轻轻咳嗽了一声,放下手机喝了一大口凉水。诸葛亮挠了挠红透的耳根,悄悄截了屏藏在张良专属的相册深处。

“愚人节快乐。”

然后他们一起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愚人节快乐,我还活着!!!

“主啊,请怜悯世人。”

“每当夜里我沉入梦境,我便看见汉人的宫殿,女子们翩然起舞,觥筹交错间一片语笑喧哗。”

“身侧二人与我好友的相貌丝毫不差,笑着揶揄或贺我几句。

“但那军师不似福音般亲切,同样是一双蓝眼睛,他的却比福音冷漠许多。”

“而后他邀请我去赏月,我并未理解他所说的‘功高盖主’是什么意思,只觉那桂花酒不合口味。”

“一日,他难得从书前抬起头来,却跪下对我行了个大礼,便下了逐客令。”

“皇后用阔袖遮住面容,随即竹刃便捅穿我的胸膛,巨大的编钟为我奏响哀乐。”

“梦醒之后,直到路过福音的墓碑为止,我仍旧想着把这奇特的梦境讲给他听。”

“修女们对我行礼,称呼我骑士长。”

“无论是梦境亦或是现实,我都只是孤身一人。”

“主啊,请怜悯我。”

“或许我是上辈子犯了什么过错。”

“我向您忏悔,向您祈求,别让我一人独往地狱,我也不愿再独自苟活。”

“像是世界沉入深海,每个角落都注满海水,孤独翻滚着灌进我的喉咙与双耳,我咳嗽了一声,空气挣扎着撕破海水向上翻腾。”

脑洞。

清晨,福音推开窗户,发现伯爵蹲在窗沿下拔草,浸了露水的深褐色土壤裸露一大片。
伯爵:早安,主教大人。
福音:早安,伯爵。这个时间您不是该待在棺材里睡觉吗?
伯爵:我在修仙,主教大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对不起我成天不务正业。

【一千零一夜与言灵之书】
b站偶然看见的,然后有了个脑洞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话说。
玛尔菲兹本是沙漠中的旅人,而张良只是一缕游魂。
“嘘——”
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异邦人隐在烛光后的黑暗里,烛火跳跃着,将光晕染在游魂的墨发上。
“我曾到过一个地方,那里有许多奇特的人。”
“重新组装起来的身体,被赋予你们的名字和部分记忆。”
玛尔菲兹顿了顿,金色的符文在他指尖旋绕着。
“我跟那儿的人打过招呼,然后我看见一些人。”
“刘邦,韩信…我想这些名字对你来说并不陌生。”
张良的身子轻微的颤了颤,他张开嘴想去询问些什么,又被玛尔菲兹噤声的姿势堵了回去。
“也许模样会有些不同,但他们都很思念你。”
“而我也即将定居那里。”
黑暗中有些声响,张良揉了揉双眼,貌似是玛尔菲兹在从那褐色的麻布包里摸索着什么东西,随后一本厚重的书籍便显现在烛光下,连同一块蓝水晶。
“这是言灵之书…跟以后你需要的东西。”
“我想…我仍是爱着这片沙漠的。”
面对张良投来的疑惑视线,玛尔菲兹不动声色的吹灭了蜡烛,随即将张良拥进怀里。
看似温暖却毫无温度的金色浮现在黑暗中,古老的文字随书页翻动腾上空中,在张良惊愕之际环绕着他半透明的躯体。
“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?”
耳畔传来玛尔菲兹戏谑似的话语,张良猛然回头望去,却发现那人早已不知所踪。
他沉默了半晌,手缓慢而沉稳的抚上自己的面庞,然后摸到了一副单边眼镜。
“扑哧…”
张良忽然笑了,他抱起桌上那本言灵之书,发现不知何时那块蓝水晶已牢牢镶嵌在书面上,大片金色中的幽幽蓝光十分显眼。
“异邦人…值得思索。”
纵使多了经行的骆驼与商人,夜晚的沙漠仍旧是那般寂静无声。璀璨的夜空下,沙漠中央似乎有什么人在走动。
啊,只不过是一位孤独的旅人罢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刘邦,把我的书放下。”
“韩信,别碰那个帽子,把上边儿的羽毛扯了也不行。”
“嗯?想听故事?等你们成了国王再说。”
“君主你不算数。”

【亮良】上车吗x

ORZ上次发的不但空格没了而且还有一段没复制出来。
重发。
所以我肝了大半夜你们真不打算扩扩我吗?
爹,你们真不打算扩扩这么认真乖巧机智可爱的我吗bushi。
走外链↓
评论区再发一遍↓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16584770729398